<
JIEQI CMS > 玄幻小说 > 九域神话 > 第二百零五章 突生变故 魔女突逍遥
    “哥哥,这梦幻魔衣真是个好宝贝!送给火凤姐姐最为合适不过了!不过要是火凤姐姐不喜欢的话,你还是送给小小吧,小小对这梦幻魔衣可是喜欢的很!”

    只见,小小的美眸紧盯着梦幻魔衣,然后冲着星月撒娇地说道。

    “呵呵,小小恐怕你要失望了,你没听到吗?星月之前就说了要将这件梦幻魔衣作为礼物送给火凤!”

    “石磊,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你再这般的‘挑拨离间’,我不帮你找圣境级别的魔兵了!”

    “可别,可别……我不就是开了句玩笑嘛!星月你可一定要帮我寻找到一把合适的圣境魔兵!要不然兄弟我可就失望了……”

    看到星月略微严肃地说道,石磊的神情一下子便变得紧张激动了起来。

    “星月,你有这份心就好了,小小既然喜欢,那就送给小小吧!”

    这时,只见善解人意的火凤冲着星月微微一笑,然后温柔地说道。

    此刻,一旁的木心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得有些黯然伤神了起来。

    原来我在星月老大心中的位置始终都及不上火凤与小小,这件梦幻魔衣星月老大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

    “小小你已经有了玄冰神殿,这件梦幻魔衣就给你火凤姐姐吧!”

    “木心你的心中也不要有什么其它的想法,我在这魔兵宝库中一定会为你寻觅一把适合你的圣境魔兵的!”

    此时,星月一边对着撒娇的小小安慰地说道,一边对着神色有些不对劲的木心承诺道。她们心中有什么细微变化,星月心中很是清楚!

    听着星月郑重的承诺,看着星月那略带深意的目光,木心顿时便变得羞愧了起来。

    与此同时,木心那失落的心情也在瞬间变得喜悦了起来,原来星月老大是记得我的,星月老大心中一直惦念着为我找寻适合的魔兵。

    倒是我有些不对了,竟然误解了星月老大,而且还吃起了醋,实在是不应该啊!

    想到这里,只见木心不由得低下了头,那双白雪一般的玉手更是情不自禁地搓起了自己的衣襟,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姑娘似的。

    而小小在听到星月所说之后,顿时便朝着星月笑着说道:“哥哥你也真有意思,我同你开玩笑了,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吗?”

    “难道你认为小小就那么不懂事!再说了,这梦幻魔衣虽然强大,但是比起我那玄冰神殿来,依旧是不够看!我还真有些看不上眼!”

    “哈哈,我就知道小小是在同哥哥开玩笑了!”

    而听到小小这般说道,木心心中则更加羞愧了,连小小都这般懂事,自己刚刚竟然那般想着星月老大,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吃得哪门子的醋!

    “哎……也许是自己喜欢星月老大的缘故吧!”

    见到木子这般囧样,金一便知晓了木子此时的心中所想。

    只见,金一来到木子身前,拍了拍着木子的肩膀说道:“木子,接下来我们就一起看看星月老大是如何帮火凤得到这梦幻魔衣认可的!”

    “嗯……”

    ……

    就在这时,异变突然升起!

    只见,趁着星月等人稍微分神的时候,一道曼妙的黑色朦胧身影突然在虚空中显现了出来。

    随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水晶器冢之上的梦幻魔衣套在了其身上。

    “既然你们推来推去的,那这件梦幻魔衣我就笑纳了!”

    接着,一道悦耳妩媚的声音便从这黑色的身影之中传了出来,这道声音仿佛充满了无尽的魅惑之意,听上去就让人有种不忍拒绝的冲动。

    不仅如此,而且这道声音还仿佛拥有着无穷的魔力,回荡在耳中经久不散,让人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感觉。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花之间,使得一众人等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突兀出现的这一幕,瞬间便震惊了在场的众位。

    这时一众人等才想起了——从一开始就在暗处跟踪着他们的那个一直没有现身的高手。

    回过神来的众人,皆怒目嗔视着水晶器冢之上的那道充满了无尽魔气的曼妙身影。

    此时,一众人等皆无法看清这道身影的真实面貌,甚至就连全力运转《心经》,开启心眼的星月也只是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轮廓。

    “居然连我都看不清,想来这个一路上尾随着自己等人的高手,身上也定然有着什么强大的异宝,在帮其遮挡着气息!”

    星月凝视着这道充满魔气的黑色曼妙身影,心中猜测着,其脸上的神情更是在转瞬间变得极度紧张了起来。

    此刻,星月明白眼前的这个对手肯定是超乎想象的强大,从其选择抢夺梦幻魔衣的时机来看,这人就拿捏的十分到位。

    正好在众人大意且都几乎忘记了暗中隐藏的她的时候,雷霆出击,一举夺得梦幻魔衣。整个过程毫不拖泥带水,仿若行云流水一般,即使是现在处在敌对的关系,星月也忍不住在心底深处称赞了一声。

    这时,星月仿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着这道身影不卑不吭地说道:“想必阁下就是那魔域第一美女,天魔族的圣女逍遥吧!阁下既然这般显赫高贵,何必要夺人所爱!”

    “呵呵,你倒是有些眼光,竟然能猜测出本姑娘的身份,至于夺人所爱嘛!那你可就说错了,你不是在之前就说过——这里的宝物有缘者得之吗?我觉得我与这梦幻魔衣之间就有着很深的缘分!”

    “再者说了,我现在即便是夺人所爱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呵呵……”

    极尽魅惑之意的娇笑声再次从逍遥口中传了出来。

    这声音听起来犹如天籁,是那般的引人入胜,但星月还是从里面听出了其中夹杂着的丝丝嘲笑与轻蔑。

    “逍遥姑娘实力超绝,我星月自认不如,也确实不能把姑娘怎么样,不过姑娘这般做法是否有些欺人太甚!”

    星月全力运转《心经》,仔细地端详了逍遥一阵,发现自己竟然看不出逍遥的实力来,但这逍遥确实也有自傲的资本。

    此刻,她所呈现出来的状态给星月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星月隐隐有种感觉,这逍遥的实力最起码也应该在八、九阶王境左右,甚至直逼皇境也说不准。

    更何况,此刻逍遥的身上还有着不知名的起码是圣境级别的魔宝!

    “呵呵,有些意思,你叫星月是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本姑娘就欺负你了,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次,逍遥依旧调笑着说道,不过其中的轻蔑之意却是明显地表露了出来。

    看到逍遥这般不把众人放在眼中,且以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蔑视着一众人等。

    此刻,星月等人的心中瞬间便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这时,就连一向镇定的星月,心中也是怒不可止,看到自己为心爱之人准备的礼物,被逍遥这般地抢夺了过去。

    而且还一次次的鄙视挑衅着自己,要不是实在看不透逍遥隐藏的实力,估计星月早就出手了。

    “呵呵,怎么了,这就愤怒了?这就受不了了?那你对我出手吧!一路上我也看到了你的那些惊人的手段,不过光是凭借那些手段是伤不了我的,你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就全都使出来吧!我也想见识一番!”

    此刻,逍遥依旧没有把星月等人当回事,还是充满玩味地说道,一幅玩弄星月等人的姿态。

    就在这时,只见逍遥那道曼妙的黑色身影突然间晃动了起来。

    随即,逍遥浑身的气息也剧烈地波动了起来,其体内的血液更是暴动了起来,一会强盛,一会虚弱……

    “哈哈,我就说嘛!这梦幻魔衣哪里是那么好得的,这下遭到反噬了吧!哈哈……星月趁她病要她命!我们联手一起杀了这个魔女……”

    “石磊说得没错,我也正想试一下金淼圣剑的真正威力!”

    “现在正是击杀她的最好机会!”

    ……

    看到魔女逍遥突然出现了反噬虚弱的状态,石磊、金一、小小、木子四人一下子便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就欲上前去灭杀逍遥。

    然而,此时火凤却并没有动,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星月。

    这时,只见星月率先一步挡在了众人前面,在石磊等人不可理解的眼神中阻止了他们的出手!

    “为什么星月?这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要这样错过,现在不灭杀她,等她一会缓和了过来,岂会放过我们?”

    石磊满眼不可置信地质问着星月。

    金一虽然没有开口质问星月,但心中也是同样的疑问,他不明白一向处事果断的星月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这般行事!

    “哥哥你为什么要阻止大家,到底是什么原因了,我相信哥哥绝对不是怕了这个魔女!”

    “星月老大你肯定不会无的放矢的,到底有什么原因是大家不知道的呢?”

    ……

    随即,便看到星月先是略带歉意地将目光转向了火凤,然后充满柔情地说道:“凤儿,恐怕这次我要失言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保证以后有机会了,我会亲自为你打造一件这世上最好的战衣!”

    “没关系的星月,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只要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

    火凤非常理解地冲着星月充满爱意地说道。

    火凤越是表现的这般豁达,星月心中越是觉得对火凤亏欠的多!

    接着,便看到星月充满感激地看了一眼火凤,然后冲着不理解的众人说道:“我之所以拦下大家,是因为我感觉到即使是我们拼尽全力,使出浑身解数也是杀不死这天魔圣女逍遥的。”

    “如果一旦交手了,最好的结局也是两败俱伤,与其那样,还不如成全了她,反而落下个人情,她既然一路上都没对我们出手,相信也不会因为这件梦幻魔衣对我们出手的。”

    “但是如果我们出手还杀不死她的话,估计到时候恐怕魔域我们是待不下去了,那时我们将会面临天魔族无穷无尽的追杀,到时候就得去其它域界浪迹天涯了!”

    “星月老大,你就这么肯定她恢复过来之后,不会对我们出手!”

    虽然星月这般对大家合乎情理地解释着说道,但金一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金一你放心,我的直觉是没错的!”

    “哥哥既然都这样说了,估计那个魔女是不会对我们出手的!金一哥哥你就放心好了!”

    ……

    “其实金一说得也不无道理,你们五人还是利用五颗本源圣心构建起五行灵力大阵在暗中防御起来,这样也可以以防万一!”

    看着逍遥那波动的身影,星月沉思了片刻,还是觉得金一的提议比较稳妥一些,万一自己的感觉不准的话,也不至于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