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IEQI CMS > 都市小说 > 全能小农民 > 第155之3章 意外之喜
    秦勇本来想叫董事长,又觉得在比赛中,叫董事长不妥,半路改口。

    花极天正沉浸于学习的快乐当中,学的顺溜,和秦勇一样,也停下菜刀,向评委高声喊道:“董事……三位评委,哦哦,我没什么事。”下意识学了秦勇几个字,花极天才发觉不对,连忙改口。

    吃瓜群众哄堂大笑。

    帮助花极天打下手的庞轩和王伯,三观早已经被花极天得表现颠覆好几遍,可以说是在地上来回摔打,他们根本没笑,只是震惊,无比的震惊。

    他们发现花极天,不但会厨艺,而且似乎很高明,这小子什么时候学的?

    霍佳佳鼓掌而笑,她不知道花极天原来水平如何,不能对比出花极天前后的变化,倒不怎么震惊。

    女评委笑不自禁:“这小子……哎吆,笑得我肚子疼。”

    男评委苦笑,花极天这小子不但天份极高,也是一个活宝。

    董事长笑,对着话筒道:“做菜么,大家都差不多,又不是写歌词做文章,有什么学不学的,更谈不上抄袭,就算花极天现场能学,也是他的本事。”

    女评委一愣,小声转头对董事长道:“老杨,你这话有点偏向花极天啊。”

    董事长表达的意思没什么问题,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可是语气,着着实实偏向花极天,董事长这么说,很容易就刺激到秦勇,让秦勇发挥失常。

    董事长却不这么认为,摇头,他坐直了身体,用只有身边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淡淡道:“等着瞧吧,秦勇应该不会失误,但是估计仍然会输。”秦勇在董事长手下工作了十几年,董事长太了解秦勇了,秦勇的优点是稳,缺点也是稳,过于稳重,就不会也不敢求新求变。

    董事长年老成精,在厨艺界更是响当当的角色,岂能看不出秦勇的小心思。他故意偏向花极天,对秦勇何尝不是一种提点和敲打。

    果然,秦勇听到董事长略微偏向花极天的话,一愣,接着心里一寒,他知道,董事长也看出来了,花极天的刀工比自己好,自己就算有什么小心思,也逃不过董事长的火眼金睛。

    秦勇刚才故意装的忍无可忍,然后故意向评委抗议花极天学他,不全是生气,而是看出来花极天的刀工,竟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难道切三年菜打三年杂就能练出这样的刀工,秦勇不信,可是事实就在眼前,不由他不信。

    有一刹那,秦勇自乱了阵脚。

    不过秦勇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毕竟在厨艺界历练多年,能到现在的身份地位也是有真功夫在身,而不是徒有其表,他不再关注花极天,而是将精神集中于自己的菜品,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切菜的时候,连他身上一团一团的肥肉,颤动都很有韵律。

    女评委看到秦勇的状态,赞叹道:“先不说秦勇的厨艺如何,这份定力就很难得。老杨果然有识人的眼光,强将手下无弱兵。”

    董事长杨敬,和这两名评委都是旧相识,相交几十年,所以女评委称其为老杨,也并无不妥之处。

    秦勇知道自己的切菜刀工略次于花极天,三位评委也知道,但是吃瓜群众不知道。

    可是当花极天开始制作冬瓜盅的时候,吃瓜群众就知道了。

    一道菜,最直观的反应就是外观。平常做冬瓜盅,可以不做修饰,只要口味好就可以了,但是比试的时候,肯定要在冬瓜外皮上雕花。

    而雕花,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功力,秦勇在雕花技术上,用过很多功夫。

    秦勇雕的是寒江钓叟,远山清寒,钓叟蓑衣,一根鱼竿轻垂漫漫寒江之上,意味境界都不错。

    秦勇对自己的雕功极为自信,他认为花极天即使切菜比他好,但是雕功绝对在他之下。他雕好之后,踌躇满志,本以为会得到大家的掌声,可是没有。

    秦勇有点不满,这些人,也太不拿我堂堂的大厨师长当盘菜了。他抬头去看众人,发现众人的眼光都没有看他,而是集中在花极天那里,静静的看,不说话。

    每个人眼里,都惊讶无比,还有的观众,啧啧赞叹。

    “哇,神乎其神。”

    “唔,技近于道。”

    “哈哈,这才是真正的雕花。”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

    秦勇心里哆嗦。他觉得很不妙。

    秦勇转头去看花极天桌上的冬瓜。

    九龙戏珠。

    竟然九龙戏珠。

    每一条龙都栩栩如生。

    每一条龙都各有姿态。

    每一条龙都看着头。

    而花极天和秦勇,都密切注视着自己的两个灶具。

    花极天无悲无喜,厨艺的输赢对他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他昨天只是一时气急,才接下比赛。他得到补天系统,今后的征程必将是星辰大海,又岂会在乎秦勇这小小水坑里的臭石头。

    秦勇对今天自己的发挥,已经十分满意,他觉得自己,今天是超长发挥,无论对食材的处理,还是火候。但是胜过花极天,现在却并没有多少把握。

    秦勇心下惴惴,他本来只是觉得花极天水平有限,没想到花极天却是扮猪吃虎,处处胜他半筹。

    事到如今,秦勇懊悔也没什么用处。

    他悄悄看了一眼他的一名心腹,那名心腹对他悄悄比划出一个ok的姿势。

    秦勇松了口气,似乎一切尽在掌握,就算花极天菜比他做的好,又能如何,他还有后手。

    十分钟过去。

    四个灶具依然是最大火,呼呼呼,火力十足。

    二十分钟过去。

    花极天把煨制佛跳墙的灶具调到中火,把烧冬瓜盅的灶具调成微火。

    秦勇心下一紧,按他的判断,再过五分钟调整火势才是最佳时机,为什么花极天现在就调中火。

    这样的话,花极天的灶具会不会就不出现问题了呢?

    秦勇游移不定,方寸大失,但还是按照自己想法,在二十五分钟的时候,才把佛跳墙调成中火,又等了五分钟,冬瓜盅才调成微火。

    四十分钟。

    五十分钟。

    一个小时。

    花极天神色如常,只是仅仅盯着自己做的一菜一汤,随时应对不测。

    而秦勇,却是越来越紧张。

    马上要到盖棺论定的时间,花极天的灶具竟然没出现问题。

    秦勇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名心腹,那名心腹也很紧张。

    他在花极天的煤气上做了手脚,用计量称很精确的称过,花极天煤气瓶中的煤气,只够中火用一个小时。

    突然他脸色大变,坏了,计算错误,他考虑的,是两个灶头同时使用中火,花极天那个煤气瓶的气量勉强可以撑到一个小时。

    但是,现在花极天开的是一个中火一个微火。

    可是他转念一想,开始二十分钟,花极天用的是大火。

    所以,气量应该会不够吧。

    秦勇的心腹现在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只好一直祈祷,从如来佛祖观音娘娘,到灶王爷财神爷外加关飞张羽各路门神,他求了一个遍。

    一个小时零八分钟。一切如常。

    秦勇的脸色更黑,那名心腹心都要跳出胸膛。

    突然,花极天的两个灶头,火苗跳动。

    成了。

    秦勇大喜,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恍若未闻,甚至连看也不再看花极天那边,以免被人瞧出不对。

    那名心腹也是大喜,还好,虽然计算错误,但是毕竟奏效。

    花极天心中一动,开始检查自己的灶具,很快他就找到原因,不是灶具的问题,而是煤气罐没气了。

    所有人都发现了花极天的灶头不对劲,都在紧张观看,谁也没有注意到秦勇和他的那名心腹。

    庞轩连忙上前两步:“怎么了?”

    花极天苦笑:“没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