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IEQI CMS > 玄幻小说 > 一衍逆尘 > 1第114章 濒死
    这一举动看呆了中年武将,他两腿一哆嗦,真想破口大骂,差点忍不住哭出声来!

    扛下三重浪已经是他的极限,一旦苏衍再打出第四重浪,那他二话不说,必是撒腿就跑,绝不多留!

    中年武将实在是给吓怕了,这不知名的剑术威力大得骇人听闻,简直匪夷所思,他再也不想品尝其滋味儿!

    心生惊惧之下,中年武将原本想要打出的攻伐之术也戛然而止,整个人心神紧绷,两腿颤抖,大有撒腿就跑的架势!

    苏衍黑发倒舞,目光冷冽,大手举剑,轻轻战栗,身躯已经达到极限!

    他咬着牙,死撑着,不罢休,眼睛望着前方,依旧是之前的态度……谁挡,谁死!

    “哗啦……”

    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又是一阵轻轻的浪涛声掀起,如最可怕的梦魇在耳边轻喃,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苏衍随心所欲,率性而为,几乎是水到渠成的施展出一剑又一剑!

    重剑术本来就没有具体的口诀和招式,它就是讲究一种意境和状态,要么不入门,入了,自然也就会了!

    苏衍现在就是如此,之前一直领略不到重剑术的奥妙,现在抓住契机,一个掌握,便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其手中青月剑本是轻灵迅速的宝剑,但在重剑术的意境加持下却变得截然不同,重不可言,大势如岳!

    苏衍手执此剑,剑尖斜指,身后翻腾三重大浪的虚影,乌光澎湃,每一滴都重达万斤,密密麻麻汇聚成浪,涌动间触目惊心!

    “砰……”

    在第三重浪打出的时候,苏衍就已然超负荷,濒临崩溃边缘,险些自己先死,好不容易撑过去了,他又挥剑,要斩出第四浪,当即令得躯体剧颤,砰砰生响!

    这给人的感觉,就像一张桌子被压得嘎吱作响,要散架坍塌一般!

    一股股病态的殷红之色涌动于苏衍体表,他看起来状态糟糕,随时都要炸开!

    胸膛,胳膊,腿脚……苏衍浑身上下多处地方都被碾爆出一个个小洞,鲜血淋漓,破烂不堪,景象吓人!

    他摇摇欲坠,如背负山岳的狂徒,躯体被碾压得千疮百孔,随时都有轰然炸碎的可能!

    然而苏衍就像不知道这份危险似的,执着抬剑,眼神坚定而又冷冽,没有半点忐忑之色流露!

    “哗……”

    在他疯狂的坚持下,青月剑雪亮的剑刃上陡然荡漾起一重重叠浪虚影,如纹络般在上面波动交替!

    疯狂而又霸道的气机从剑尖上扩散开来,像风暴的中心一般往外迅速扩张!

    那等气场,恐怖绝伦,比此前的第三浪强出了不是一星半点,威能更不是翻倍这么简单,乃是质变!

    对面,中年武将浑身紧绷,被一股莫大压力镇得动弹不得,瞳孔深处的心悸彻彻底底转化为了……恐惧!

    他怕了,真正的惶恐了,感觉到了一股灭顶之灾,虽说第四浪还没彻底落下,可那种威压已经令他觉得不可抵挡!

    恍惚间,中年武将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头旷世凶兽,对方的血盆大口就这么张开掀来,让他无力抗争,必死无疑!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瑟瑟发抖可以形容得了,中年武将整个人都凝固,定在那,瞳孔放大,几乎就要被活活吓死!

    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根本体会不到他现在的感受,那种至高无上,浩荡而又磅礴的力量感,令人绝望!

    无边伟力的印衬下,自身的无力与渺小被无限放大,中年武将有种随时随地会被撕成碎片的直觉!

    他想要逃,想要躲,可那种难言的气机下,他连思维都开始滞涩,身体压根就不听使唤,如何去逃!

    毫不夸张的说,中年武将平生第一次面对这么恐怖的气机,哪怕是北蛮那些高高在上的将帅,都不曾表现过此等气场!

    这不是单纯的强弱问题,而是层次之差,第四重浪,散发的“道”的气息越发浓郁!

    莫大威压下,中年武将浑身每一寸血肉都在战栗,抖若筛糠,能让一个半步启灵境修士恐惧成这样的力量,可想而知何等强!

    不止是他,周围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连上空都集结层层乌云,绵延不绝,遮蔽整片战场,宛若末世来临!

    莫说后方这些普通的北蛮鞑子,就连正面战场上的夏西风和主帅等地位崇高之辈都面色大变,凝视此处!

    当看到苏衍浴血而立,单人持剑,一剑碾压十方敌后,所有人都震惊!

    夏西风英俊的面庞泛起波澜,这种表现放在他身上可谓罕见至极!

    女帅面具下的美眸也掠过一抹骇然,料想其现在的表情定然堪称失态!

    ……

    无数正面战场上的强者,诸如主帅之流,都心神震颤,大吃一惊,他们也被这恐怖的剑术给惊到了!

    “哗哗……”

    若有若无的浪涛声回荡于虚空中,压得人心弦紧绷,差点断裂!

    空中,厚厚的乌云仿若大山般遮蔽黑夜过后的盛烈阳光,密集而又磅礴,没有云彩本该有的轻灵,只有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

    苏衍这第四剑,范围大得吓人,波及整个战场,甭管正面还是后面,通通涉及其中!

    而作为首当其冲者的中年武将,现在恨不得昏过去,实难忍受那种压迫!

    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就在大家都以为苏衍要挥出惊天之击时,猛得,乌云散去,浪声消停,周围的一切开始恢复原样!

    之前的场面如海市蜃楼一般,来得快而强,去得也很迅速,只维持了那么一会儿就荡然无存,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错觉!

    但,残留在人们心中的恐惧感无疑在向他们表明……这是真切发生过的事实,并非幻像!

    无数道目光投射集中向苏衍,有强有弱,各有目的!

    “砰砰……”

    场上,只见勉强抬剑的苏衍浑身炸出一簇殷红浓郁的血雾,飞溅四周,如火一般刺目!

    这一剑没能成功劈刺而出,所有的威势戛然而止,第四重浪的苗头泯灭得荡然无存!

    抬起的剑径直坠下,苏衍身子于血雾中萎靡,一阵摇晃,倒了下去!

    “嘤嘤……”

    他肩头的紫紫跳了起来,扑到其胸口紧张大叫,泪眼婆娑,不断呼唤,想让苏衍重新振作起来!

    然而,它的呼唤叫喊没有半点用!

    苏衍浑身破烂不堪,双臂横张,以一个“大”字形直挺挺的躺了下去,摔在地上!

    他终究还是没能撑住,第四重浪的压力实在太强,根本不是这个阶段可以施展的招式,强行施展,下场自然凄惨!

    其实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苏衍之前施展第三重浪就已经险而又险,游离于崩溃的边缘,现在又要打出更强的第四重浪,根本不可能!

    甚至,连第四重浪的轮廓影子都还没显化,只是一丝丝端倪就让他崩溃!

    以其远超同境界人的强悍肉身也撑不住,崩裂炸开,骨血飞溅,凄惨得不能再凄惨!

    直直的躺在地上,苏衍手臂腿脚无力的舒展着,时不时抽搐几下,几乎废了!

    他身上多处大洞,血如泉涌,气息微弱,真正是奄奄一息!

    静静的横躺于地,苏衍瞳孔收缩,紫紫的叫唤在他耳边显得很微弱,几乎不可闻!

    虚弱,疼痛,无力,绝望……

    诸多复杂的负面情绪交织于心,苏衍忽然觉得无比疲惫!

    “我也要死了么……”他心中呢喃道,脑海里忽然浮现这个念头,猛得发现,原来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没有太多的恐惧,没有什么惶恐,当死亡真正来临之际,他并不觉得多悲伤,仿佛早就做好了准备!

    唯一有些遗憾的,可能就是没能撑到挥出第四浪吧!

    周围的一切纷扰喧嚣都慢慢远去,苏衍的意识泛起模糊,热血几乎流干,整个人躺在血泊里,生命的气息迅速流逝!

    不远处,中年武将大大松上一口气,身子一软,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他浑身湿透,皆是冷汗,全是给吓出来的,哪怕就那么一瞬间,也令其大汗淋漓,几乎虚脱,导致现在爬都爬不起来!

    “太恐怖了……这小子掌握的到底是什么剑术……怎么能这么恐怖……”

    “恐怕,也只有女帅大人等北蛮皇族天骄才拥有可以匹敌此等剑术的术法!”

    ……

    瘫软在地,中年武将气喘吁吁,心有余悸,再也提不起半点杀心,心里只有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周围短暂的陷入了寂静,很多北蛮鞑子望向倒地的苏衍,想知道他是生是死!

    “杀啊……冲啊……”

    这时,忽然有吆喝声从城外掀起,打破寂静,将众人的注意力分散过去!

    后方的一众北蛮鞑子蹙眉看去,一眼便瞧见了大声嚷嚷的吴老贼父子,以及他们率领的济州先锋兵!

    早不来晚不来,在死士们几乎死绝之际,他们终于来了,这份时机的拿捏程度,也当真是绝了!

    破碎的城门废墟上,另一个北蛮的凝神境修士率领蚁鼠和手底下的北蛮鞑子形成防线,直面吴老贼这伙人!

    “拦住这群济州猪!”有北蛮将领下令,顿时令北蛮士兵凶神恶煞起来!

    “冲过去,立功的时候到了,杀光这群北蛮狗!”吴老贼大吼大叫,表现得很积极!

    双方很快就杀作一团,吴老贼父子藏得远远的,对自己的性命极为看重!

    场面混乱起来,北蛮的大门被苏衍所破,没了障碍,济州这边的进攻难度远比之前要小得多!

    “咚咚咚咚……”

    不一会儿,战鼓擂动的声音传来,密集而又洪亮,副帅他们也率暗兵大部队杀了过来,集中力量攻伐北蛮临时营地!

    北蛮陷入腹背受敌的处境,那么多的暗兵突然涌出,超出北蛮将领的预料!

    一下子,后方区域变得极度混乱,战况升级,堪比正面战场的惨烈!

    夏西风等人深深看了眼血泊中的苏衍,见其似乎彻底没了呼吸,也就不再在意!

    周围沙土乱飞,城门废墟上两方人杀作一团,这里顷刻间血流成河,比之前围杀诸多死士还要激烈!

    “嘤嘤……”

    兵荒马乱之下,悲伤的紫紫用小爪子抓住苏衍的手,鼓起全部力气拉着他离开这里!

    它怕苏衍再躺这儿会被厮杀的两方人给践踏成肉泥,那样的话,可就真死了!

    小家伙个头很小,力气也不大,拖着苏衍艰难跑着,小脸涨红,鼓动力气的时候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它小小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可怜,在混乱的环境下显得很萧瑟孤单,可即便是这样,它也没有放弃苏衍!

    任由小狐狸拖着自己朝无人的废墟下钻去,苏衍的呼吸若有若无,像是处于濒死状态,究竟是生是死,皆在一念之间!

    外界的一切喧嚣都影响不到他,苏衍的意识世界里极度安静,他的灵魂宛若一叶扁舟,静静的飘荡在意识海洋里!

    意识海洋浩瀚无边,空旷至极,什么也没有,只剩苏衍的灵魂在游荡,漫无目的,像是要在无声无息的漂泊中耗尽一切,继而彻底烟消云散!

    这种状态很危险,半生半死,究竟如何,皆由一念而定,从外表来看,苏衍无疑已经是一具尸体!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血战之后的疲倦冲垮了他的意志,此时此刻,他只想睡一觉!

    然而,每当苏衍要彻底睡过去之际,总会莫名惊醒,像是有一股执念迫使他清醒着!

    苏衍精神迷离,在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触中往返于沉眠与复苏之间,状态诡异,可谓是在生与死之间徘徊!

    那股执念支撑着他重伤垂死的意志,与潮水般的疲倦之意作抗争,令苏衍不甘,无法真正沉眠!

    耳畔,似有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不停的回荡,但却听不清!

    保持着这种诡异的状态,苏衍在濒死的边缘不断游离着,宛若走钢丝般险象环生!

    只是此时此刻没太多人在意他,战争已经打响,进入白热化阶段,到处都是杀戮,胜负即将揭晓,哪能有人分心关注一个在他们眼里已死的人!

    (本章完)